<strong id="zto0r"><pre id="zto0r"></pre></strong>

      <em id="zto0r"><acronym id="zto0r"><u id="zto0r"></u></acronym></em>

    1. <tbody id="zto0r"></tbody>
      •  
      •  
      •  
      NEWSCENTER

      新聞動態

      互聯網醫院蜂擁而起,這會是移動醫療新變現模式么?

      瀏覽次數: 日期:2016-09-19 10:20

        移動醫療公司布局互聯網+醫院意在尋找新的變現途徑,而醫療信息化公司意在謀求醫療大數據,通過云平臺、云醫院提供遠程診療服務。醫療信息化公司的優勢在于本身就擁有線下醫院的資源,其多數都是傳統的HIS廠商在移動互聯網+時代做出的轉型和變革。比如金蝶醫療就計劃通過互聯網+醫院建立區域醫療服務平臺后,再搭建起基于區域的分級診療平臺,繼而服務C端患者。

        互聯網+醫院的出現,實際上是“互聯網++醫療”不斷進化的過程。39互聯網+醫院執行院長龐成林表示,“互聯網++醫療”可以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單體醫院的信息化,其表現形式是單體醫院或獨立或聯動的信息化系統;第二階段是“網絡醫院”,即單個實體醫院通過互聯網+手段拓展服務半徑、提升醫療服務水平;第三階段則是“互聯網+醫院”。

        互聯網+醫院這個概念開始火熱,始于2015年12月亮相的烏鎮互聯網+醫院。

        烏鎮互聯網+醫院“出生”就自帶無數光環:在首屆世界互聯大會期間亮相,并受到了習大大的關注,有若干院士和院長揭幕,馬化騰也親臨現場。

        烏鎮互聯網+醫院與廣東網絡醫院最大的區別是,其能夠實現連接全國范圍內的醫生和患者。而廣東網絡醫院更多是由本院的醫生為廣東當地的患者提供相應的服務。烏鎮互聯網+醫院的一個重要合作方就是微醫集團,微醫擁有覆蓋全國的7000余組專家醫療團隊,以實現烏鎮互聯網+醫院的運營。

        烏鎮互聯網+醫院之后,全國各地開始涌現模式各異的互聯網+醫院。

        從烏鎮互聯網+醫院亮相的時間點來看,恰是國家大力推進分級診療政策的時期。

        2015年7月到9月,國務院在三個月內發布兩項與利用“互聯網++”推動醫療改革密切相關的“指導意見”,具體是《關于積極推進“互聯網++”行動的指導意見》和《關于推進分級診療制度建設的指導意見》。其中提出:“發展基于互聯網+的醫療衛生服務,充分發揮互聯網+、大數據等信息技術手段在分級診療中的作用,明確積極探索互聯網+延伸醫囑、電子處方等網絡醫療健康服務應用。”

        分級診療政策的推行,是互聯網+醫院興起的最主要原因。國家對分級診療提出“基層首診、雙向轉診、急慢分治、上下聯動”模式,其中“上下聯動”尤為重要?;ヂ摼W+醫院則是實現“上線聯動”最便捷有效的一種途徑。

        龐成林認為,互聯網+醫院需要解決的問題不再是單體醫院的問題,而是如何實現醫療資源與患者的匹配。

        浙江省立同德醫院副院長黃飛華曾表示,互聯網+對雙向轉診和分級診療有極大的推動作用。利用互聯網+技術,第一是可以分診,還可轉診。第二,有些問題在線上直接解決掉??梢砸揽炕ヂ摼W+定期開展培訓、宣教,提高了鄉村的醫療技術水平,對于把患者留在當地也有極大的推動作用。

        今年以來,互聯網+醫院的發起者中有了更多互聯網+醫療公司、傳統醫藥公司的身影。這是因為發改委提出“禁止醫療機構限制處方外流”政策后,各家公司試圖通過互聯網+醫院來實現處方外流。

        無論是烏鎮互聯網+醫院,還是廣東網絡醫院,二者的本質都是通過遠程醫療也為患者提供在線問診服務,進而實現網上開處方,線下實體藥店做相應配送。因此,目前互聯網+醫院的核心功能可以總結為“在線問診+購藥”。

        互聯網+醫院的核心功能:“在線問診+購藥”

      對互聯網+醫療公司而言,互聯網+醫院是其跑通盈利模式的一種嘗試路徑?;ヂ摼W+醫療目前可行的商業模式就是銷售藥品、做保險。

      保險這個付費方在短時期內存在一定的挑戰:因為互聯網+醫療公司無法提供給保險公司真正想要的有價值的醫療健康數據,這便導致保險公司參與的積極性有限。確實有很多家公司與保險公司達成合作來銷售相關的保險產品,但最終效果都差強人意。

      今年以來,春雨、丁香園、杏仁醫生等互聯網+醫療公司紛紛大力布局線下診所,希望能夠給用戶提供更加完善的醫療體驗。其根本的原因在于互聯網+醫療無法單純依靠線上模式來實現長期發展,醫療必須要與線下做緊密結合。

      互聯網+醫院恰好是線上與線下結合的一種代表。最終通過線上問診實現購藥。

      今年初,烏鎮互聯網+醫院發布了百萬接診點延伸計劃,通過發展藥店終端,就可以為會員提供精準預約、遠程診療、檢查檢驗、電子處方等服務,這樣,藥店就成為了一個“虛擬診所”,從而建立起基于互聯網+的“藥診店”新業態,從單純的藥品銷售升級為預約掛號中心、遠程問診中心、檢查檢驗中心和電子處方中心。

      而且,由于微醫集團得到了浙江省人社部門的支持,烏鎮互聯網+醫院很快將被納入浙江省異地聯網結算范圍。

      1月18日,阿里健康在湖北與武漢市中心醫院簽署合作協議,用戶通過天貓醫藥館的網絡醫院入口,可進行掛號和就診,然后獲得電子處方。其中,OTC藥品可以通過天貓醫藥館平臺或由線上的網店完成銷售,處方藥則或由線下的合規藥店完成銷售,菜鳥物流網絡實現配送。但阿里健康的網絡醫院目前無法實現醫保報銷。

      此后,阿里健康又在甘肅等二三線城市開通網絡醫院,通過建立藥店聯盟來實現藥品配送閉環。

      近日,獲得以嶺藥業3000萬元融資的康康血壓新建了一家慢病互聯網+醫院,其定位就是專注于服務慢病二次診療的用戶,其核心模式就是通過二次問診實現線上購藥,同時幫助患者實現慢病健康管理。

      但是,互聯網+醫院在真正落地的過程中還有諸多挑戰。

      互聯網+醫院的挑戰

      雖然如雨后春筍般紛紛涌現,但互聯網+醫院的挑戰也是不言而喻的。

      首先,從政策層面看,互聯網+醫院缺乏一套行之有效的準入標準以及運行規范,或可能面臨一定的政策風險。這也使得互聯網+醫院在教育用戶的過程中存在一定困難。“大多數醫生和病人對互聯網+醫院的概念不清晰,對其應用可靠性和是否能解決問題存在很大的疑慮。”龐成林告訴健康點。

      互聯網+醫院要真正得到發展,還得依賴于國家分級診療政策的推進、醫保網上支付全面放開。

      一位知情人士告訴健康點,國家有關部門已經多次調研烏鎮互聯網+醫院,未來有可能參考烏鎮互聯網+醫院的相關標準,出臺相應的互聯網+醫院監督管理方案,以及運營規范和標準等。

      其次,大多數互聯網+醫院的醫生仍舊是“兼職”狀態,提供醫療服務的時間很難保證。

      不過,同德醫院發起成立的“浙江省互聯網+醫院”則宣稱招聘了全職醫生來提供服務。其將安排專職醫生全天坐診,保證患者的網絡問診。首期計劃開設10個診室,以后視就診量再增加。這種模式成本較高,能否持續還有待觀察。前車之鑒是此前平安好醫生采取招聘全職醫生的方式,但最終出現了不少醫生回流到醫院的現象。

      康康血壓CEO曾明發則表示,康康慢病互聯網+醫院定位于慢病管理醫院,主要為患者提供健康管理服務,對醫生回復的時效性要求較低,因此其采取與貴州當地基層醫療機構合作的模式開展服務。

      第三,互聯網+醫院想要建立全國范圍內的一個平臺,目前看難度很大。核心原因在于,醫院之間的信息無法互通共享。目前僅限于醫聯體之間、區域醫療信息平臺能夠實現數據共享。“醫院信息云端化是一個大趨勢,如果醫院的信息無法做到到云端化,互聯網+醫院所承載的功能則極其有限。”樹蘭醫療CEO鄭杰告訴健康點。

      第四,目前互聯網+醫院更多是承擔復診開藥的角色,所服務的人群有限,而且以慢病類患者為主。其想要實現真正的分級診療,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需要肯定的是,互聯網+醫院肯定會是未來的一種趨勢。微醫便表示,截至2016年7月,烏鎮互聯網+醫院在線接診量已超過2.1萬人次/日(北京協和醫院接診量為1.5萬人次/日),開業半年間已為100多萬患者提供了醫療幫助。到2016年底,烏鎮互聯網+醫院的日接診量將達到8萬-10萬人次/日。

       

      所屬類別: 公司新聞

      該資訊的關鍵詞為:

      0577-86623868

      歡迎撥打康牌的服務熱線,真誠為您服務。

       

      版權所有 溫州市康牌制藥機械有限公司

      中企動力提供網站建設 浙ICP備12000129號

      国产精品毛片在线完整版,无码高潮喷吹在线观看,亚洲精品亚洲人成在线,五月天婷五月天综合网
      <strong id="zto0r"><pre id="zto0r"></pre></strong>

        <em id="zto0r"><acronym id="zto0r"><u id="zto0r"></u></acronym></em>

      1. <tbody id="zto0r"></tbody>